听新闻
放大镜
值守
2020-05-11 10:55:00  来源:检察日报

  大年初四中午,洪奎叔回家扒完一碗米饭又赶到村口。新冠肺炎疫情严重,不能有半点马虎。初二,村委会就决定封路。为禁止人员流动,他们挑选出十几个精兵强将,把守在村子的三个出口,洪奎叔毫无意外地入选了。他是老党员,原则性强,较起真六亲不认。

  洪奎叔和张大爷负责村子的东大门,那里是该村主干道,平时车辆人员大都从那里进出。洪奎叔把家中一个存放杂物的活动房拖运过来当休息室,两人轮流值班。仅仅大半天,他们就劝阻了很多人进出。

  一辆轿车在路障前停下,下来一个人,是德文家的亲戚。德文开着村办工厂,家底厚实,这条三车道的水泥路就是他出钱浇筑的。那人说:“你不认得我了?”洪奎叔说:“我和你在德文家喝过酒,但是认得也不能进,非常时期请你理解并配合。”那人打电话给德文,德文来了,说已经到家门口了,能不能进来吃顿中饭就走。洪奎叔说:“不行,你们就在这说两句话吧。”德文晓得洪奎叔为人,知道说破天也没用,就让亲戚回去了。

  这时,又有人骑着电动车来了,带着大包小包的礼品,原来是洪奎叔的侄子。小伙子停下车,老远就喊新年好,说来给洪奎叔拜年。洪奎叔眉开眼笑应了一声,突然脸色冷下来说:“非常时期你别出来乱跑,要对自己对家人负责,也要对社会负责,赶紧回去吧!”

  众人默默看着,小伙子嘻皮笑脸说:“我们这又不是大城市,不碍事的。”“不怕一万就怕万一,出现问题就迟了。现在,我们老百姓待在家里就是对国家最大的贡献。”“那我带的这些礼物怎么办?”“就放在跟前吧,等事情过去了洪奎叔再请你们吃饭。”小伙子叹口气,放下东西,掉转车头走了。众人发现没戏看,各自散去。

  初五上午,有人不听劝阻非要进村。那人一脸横肉,脖子上挂着粗大的金项链,口气强硬。老张拿出手机要报警,洪奎叔说:“先别麻烦派出所,咱能劝阻尽量劝阻,实在不行再报。”他在车子前面坐下来,“你可以进,只要从我身上开过去。”那人咬牙切齿道:“你当我不敢?”“你想清楚了,轧了我你也跑不掉。我都六十七了,你可年轻呢。”车子缓缓向前,洪奎叔一动不动。僵持了几分钟,车子往后倒,掉头开走了。

  老张过来说:“刚才吓死我了,真怕他踩一脚油门。”洪奎叔说:“他不敢的,这种人看着很凶蛮,其实一点儿也不傻。”

  接下来好些天,村里几乎没人进出了。听说附近一个村子出现了疑似病例,村民们既害怕又感到庆幸。村干部表扬了洪奎叔,让大家都向他学习。

  初八下午,一辆小中巴车停在路障前,下来三个戴着口罩的人,洪奎叔警惕地看着他们。其中一个人上前说:“大爷,你们村防疫工作做得怎么样?”“还行吧,几乎没人进出。”“你们坚守岗位辛苦了。”“应该的,没什么事你们也不要瞎跑,快回去吧。”那人目光带笑,挥了挥手说:“你这话在理,我们这就回去。”

  中巴车开走了,老张说:“你晓不晓得刚才那人是谁?”洪奎叔平静地说:“晓得呢,市委书记。”

  编辑:综合管理部